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修旧如故大杂院成精品旅游地 帝王“行宫”见证津门历史风云

时间:2017-7-29 10:06:48     点击:(261)

  1929年7月,末代皇帝溥仪从张园迁居静园;2007年7月20日,在腾迁45户居民、整修后的静园正式对外开放,承载着末帝旧闻、“行宫”往事的风貌建筑,成为津城又一富含历史文化元素的精品旅游景点;2017年7月,静园开馆10周年,十年中,累计接待中外游客突破155万人次。 庆祝静园开馆十年之际,再听天津历史风貌建筑整理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当年参与修整工作的工程师以及文史研究者的讲述,近百年的静园历史画卷,依旧引人关注和探索。

  打球离婚出逃 不平静的静园生活

  尽管溥仪自传《我的前半生》以及亲信重臣胡嗣瑗的《直庐日记》中记载了这位末代皇帝在静园的生活,但不少珍贵的“历史瞬间”却散见在当时的报纸、名人回忆录等各种资料中,天津文史研究者张诚收集整理了不少相关史实,一些故纸堆中的“细节”,展示了溥仪迁居静园后的生活。

  守帝制规矩过西化日子 报纸上的“宣统杯”庭球赛

  1913年底至1916年陆宗舆任驻日全权公使,因同日本秘密谈判并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陆宗舆与曹汝霖、章宗祥一起被斥为卖国贼。1921年,被免职的陆宗舆到天津建乾园:占地面积约3016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900平方米,建筑风格以西班牙民居元素为主。溥仪入住乾园,是租是买历来说法不一。张诚告诉记者,溥仪最初考虑的也并非乾园。 据《曹汝霖一生之回忆》记述:“居于日租界张园,张竟索租金年五万元。住了一年余,遂购了陆闰生住宅。”但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记述,“我从日租界宫岛街的张园,搬到协昌里的静园,租的安福系政客陆宗舆的房子。”张诚说,1929年7月25日的《北洋画报》上登载,“溥仪已于半月前由张园迁入协昌里1号陆宅,未迁居之前,有拟租用吴光新宅(张园对门,或段公馆,段祺瑞曾住)议,因房屋院落均甚狭小,吴光新又不在津,故未成。闻陆氏曾托人疏通溥夫人母家荣氏,故能捷足先登云。”张诚说,按照当时的报纸“故清室已向陆宗舆氏租到其协昌里一部房屋为新寓”的记载,溥仪其实租的只是前院,陆家也没有搬走,而是住在后院,另在石山街(今宁夏路)有一旁门可供出入,“溥仪把乾园的名字改为静园,虽然说是‘静以养吾浩然之气’,但实际是静观变化、静待时机之意。”

  在北京时,溥仪在“洋帝师”庄士敦的影响下接触西方各种事物,到了天津后,才是他真正西洋化生活的开始。他维系旧帝制的一些规矩,自己和后妃分房而居,主楼一层为客厅、餐厅及储藏室,二楼阳面东部为溥仪的卧室,西部为婉容的卧室。“陆宗舆留在静园的花匠向陆请辞,原因就是‘上至必令长跪,日必跪若干次,受不了也’。”而刚迁到静园,溥仪就命人在主楼东门外侧一处狭长的地方修网球场。张诚介绍,溥仪当时请过许多网球明星,还举办静园内部赛,“日本驻天津部队上尉参谋吉冈安直还是他的球友,两人打到兴头上,都脱去上衣赤膊上阵。”而当时《大公报》《京津日日新闻报》等曾大量报道“宣统杯”庭球赛消息。《新天津报》以“溥仪参观日体育会”为题报道:“清帝溥仪近日购制银杯数件赠予该会,各会员为此杯竞争极为热烈”。溥仪还喜欢羽毛球和高尔夫运动,“静园在冬天专门为他搭建了一大席棚,设置了打羽毛球的全套设备。”溥仪还喜欢光顾英租界北头高尔夫球场,“他定制了专用球衣、球裤和球帽,买了一块可以挂在腰上的厚壳计时表。有一次还被三格格抡球杆打到眉骨。”溥仪还是经营英式高档生活用品的惠罗公司的“大客户”,和皇后婉容、妃子文绣到天津跑马场看比赛,到起士林吃冰激凌、喝杨梅饮等。而这些奢靡生活的费用,都来自变卖以各种方式从紫禁城里携带出的皇室历代珍藏,“有据可查的就有在1929年11月2日,溥仪售出朝珠一挂,得30万元;1930年1月14日,溥仪将所藏古物一批,售予一美商,得20万元。”

  连夜逃跑故伎重施 川岛芳子接应皇后

  1930年2月7日,溥仪“本命年”生日,王公大臣们前来叩拜祝寿,寝宫内外下人给溥仪磕头谢恩。报纸还刊载了溥仪捐赈的事情。1931年5月13日,溥仪捐助陕灾,计极名贵之貂皮数箱,计值6万元,并署真名。夏天,长江两岸数省发生严重水灾。溥仪又捐赠了日租界伏见街14号的楼房一座,婉容也捐了一串珍珠,《大公报》以“浩然夫人损珍珠贩灾”为题作了报道。然而最轰动的,莫过于当时溥仪和文绣的离婚案。此前,在国民饭店“重新开展”的报道中,天津保护风貌建筑办公室主任、风貌建筑专家金彭育曾讲述了这场“妃革命”的始末。张诚介绍,溥仪和文绣闹得不可开交时,婉容也逼着溥仪作出二选一的抉择。为了他的“复辟伟业”,溥仪吩咐律师尽快私下解决此事。10月22日,溥仪与文绣正式签订离婚协议书,溥仪把责任都归于婉容,婉容则忧郁成疾。

  溥仪一直幻想着“复辟”,从张园到静园后,他一直在纸上布阵,委派大小指挥官,调动敌对双方的将领,做得很认真。弟弟溥杰在日本的学习,都是为了将来的大业做准备,甚至在溥杰回天津时,时任日本鹿儿岛某联队大队长的吉冈安直还带话给溥仪,“日本军方对张学良不满,准备在东北发动军事行动,希望溥仪接管满洲”。在静园,溥仪还接见了日本华族水野胜邦子爵,谈的都是“满洲”时局。水野胜邦临走送给溥仪一把扇子,上边题有“天莫空勾践,时非无范蠡”一句,溥仪深深理解这是来自日本的暗示。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占东北的消息传到静园,溥仪有些激动:“这么说,我们的机会来了?”然而在静园,“主拒派”与“主迎派”的角斗日益激烈,日本内部对于挟持溥仪也有分歧,日本驻津总领事馆桑岛总领事就对溥仪表示,慎重从事,现在最好不要离开天津。举棋不定的溥仪,在此时受到“炸弹威胁”,日本驻沈阳特务机关长、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从沈阳秘密抵津,成功劝说了溥仪,溥仪也拒绝了蒋介石以恢复优待清室条件为前提的挽留。为溥仪离开天津制造烟幕,11月8日土肥原贤二制造了“天津事变”,许多无辜平民死于非命。日军司令部借此下令封锁日租界,把静园严密封锁起来,门口停着装甲车,准备随时将溥仪运出天津。晚8点,随侍发动汽车并打开后备厢盖,溥仪走出楼门,迅速钻入其中,在朦胧的夜色掩护下离开了静园。一直开到曙街与松岛街口的敷岛料理店,随侍才把溥仪从后备厢搀出来,溥仪换了日本军大衣后改乘日军司令部军车,开到英租界码头,登上小汽船,在枪声中闯过军粮城附近中国军队检查站到达大沽口。溥仪等登上日本商轮“淡路丸”离开天津,26岁的溥仪,从此拉开了傀儡生活的序幕,“小汽船上还准备了汽油,预备一旦被中国军队截获,日本人将与溥仪同归于尽,绝不允许他落到中国人手里。”皇后还在静园,11月25日,川岛芳子到访,当夜,故伎重施,婉容也藏身后备厢,最后从塘沽港登上日本商船“长山丸”出海,12月,日方携带溥仪亲笔信到静园,将静园的随侍和护军全部接到东北。

  变迁修整开放 帝王旧宅成热门景点

  1932年,静园成为日本驻华北特务机关总部;1945年,这里成为国民党天津党部机关所在地,到了1948年,成为当时国民党天津警备总司令陈长捷的宅邸;1949年,静园先后成为天津市总工会办公地点和职工工作生活住房,著名文学家孙犁就曾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本世纪初,静园已住有居民45户,院内搭建违章建筑近600平方米,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杂院。

  近600平方米违建600余天腾迁修整

  “主楼很多厅堂,都被分割成多家住户。园中的长廊甚至被人为地分出房间来,园中的鱼形壁泉完全被杂物掩盖,到修整工作开始时才‘重见天日’。”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整理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比如门厅,就曾是两家住户的厨房,二楼的阳台也搭出违建来,当时,经房屋安全部门鉴定,属于危险房屋,存在严重的消防隐患。黄友忠和韩汝训夫妇曾在此居住二十三年,“我们住在主楼最右侧,当时破损较多。”

  静园是首个按照《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进行整理的历史风貌建筑,在修整前透过一些“痕迹”依旧可见原来修建时的精心,“前厅的瓷砖是上个世纪20年代流行的建筑装饰材料,清洗后还能看到过去的图案,尤其是鱼形壁泉,浅色马赛克、大理石泉台及深色大理石石板均为原件。现在皇后房间里构建全部都是历史遗留,溥仪卧室的衣橱等,也被留存至今。议事厅的壁炉壁灯、会客厅的壁柜壁橱、花厅的比利时进口水晶玻璃、房间门窗上一些诸如天地销等金属构件都是原件。”风貌整理公司首先对静园45户居民和单位实施腾迁,居民在腾迁中得到妥善安置。风貌整理公司副总工程师李巍介绍说,整修过程中通过查勘和安全鉴定,甄选出最具实效的方法。例如,针对主楼东南角塌陷严重,进行了重新砌筑,在现有基础上浇筑混凝土底座;主楼墙面反碱防潮层已破坏,掏碱施工后,采用化学灌浆法对裂缝进行填充,并在两侧增加钢质网格夹板;由于屋架损坏严重,导致受力体系发生变化,在修复过程中采用了钢筋插入、钢板或箍筋加固、碳纤维布加固的技术,同时用相同材质填充破损部位,不仅使屋架恢复了原貌,其荷载能力也提高了50% 以上。2007年7月20日,历经600余天腾迁修整的静园,作为国家AAA级旅游景点正式对外开放。

  从旧居展览到文史研究 老建筑“活化”使用

  “静园主楼恢复了溥仪书房和卧室、婉容书房和卧室、祠堂、餐厅、议事厅和会客厅等房间、长廊原貌。”静园景区相关负责人介绍,“都有考据来源。”比如溥仪书房的家具摆件博古架、云龙字台、书柜等,都是按照历史照片的真实影像和北京故宫博物院以及伪满皇宫的样式制作的;皇后婉容房间的家具,都是清末民初的老家具。韩汝训大娘回忆,当时初次看到恢复原貌的静园,既高兴又感动,“真没想到变得这么漂亮,作为天津市珍贵的历史风貌建筑,能够得到如此好的保护,真不容易。”

  静园也特别受到影视制作的钟爱,先后有《北平战与和》《风声传奇》《戏外人生》《义者无敌》《寻路》《东方战场》《罗曼蒂克消亡史》等多部电影、电视剧在静园取景,引得更多游人来此寻踪。对于保护历史风貌建筑这种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静园相关负责人介绍,所有到静园拍摄的影视剧组,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等相关规定和各种手续。同时,风貌整理公司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开展了课题研究工作,对上千幅历史图片和120万字的文史资料进行分析整理,完成了“末代皇帝溥仪在天津”展览资料的编撰工作,筹建了“爱新觉罗·溥仪展览馆”。自2014年起,由静园搭建的交流平台“洋楼故事”讲堂定期举办讲座、展览、体验活动,展现洋楼背后的文化故事。近年来,先后研发了静园龙泉窑青瓷盘、津城静园宋版书邮册、溥仪西式生活陶瓷冰箱贴、天津方言帆布袋、静园手账本、溥仪婉容Q版书签等,文创旅游纪念品已成为游览静园的又一收获,静园已成为“近代中国看天津”精品文化旅游景点。

  现在来静园,门口还有两个Q版溥仪和婉容的玩偶像“迎宾”,门票还是以当年遗老绍英来天津拜见溥仪时使用的门证原件为蓝本制作的。天晴日暖之时,在静园内品尝英式下午茶“皇后甜品”,回眸往事,或许这一刻才是真正回归了“静以养吾浩然之气”的本意。

地址:和平区鞍山道70号 联系电话:022-27311618 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整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津ICP备10001213号-9